27580402  

我時常想起狄更斯《烈愛風雲》(Great Expectations,或譯作《遠大的前程》)裡的那位孤兒,或者說,我總能在狄更斯小說裡每一位孤兒的每趟人生旅程中,撞見人性的腐臭與光輝。

由西班牙導演埃米里歐‧亞拉岡(Emilio Aragon)首部執導的電影《烽火樂園》(Paper Birds),以西班牙內戰(1936~1939)作為背景,這是一場歷史上永恆的傷痛,獨裁者佛朗哥(Francisco Franco)對西班牙人民的暴行與傷害,至今仍難以抹去。

在哀傷的時代印記裡,故事是這麼開始的,一名在戰火中失去兒子的喜劇演員狄皮諾,由於過於悲傷,隱匿了好長一段時間無法做喜劇演出,直到再度復出,並遇見多年好友──馬戲團口技演員安立奎以及孤兒米蓋爾,三人決定共同於戲班裡演出,念母至深的米蓋爾也將狄皮諾視為父親,三人間於舞台上揮灑才華也相互依偎取暖。然而,在音樂聲與觀眾的歡笑聲中,狄皮諾卻被共和軍盯上,懷疑他與反叛軍有所掛勾,面對這樣的指控,狄皮諾的反應並非躲藏,而是以他喜劇演員身份獨有的黑色幽默正面衝撞來……

導演埃米里歐‧亞拉岡本身是位多方位發展的藝術工作者,這部電影是導演聽從父親(本身是小丑、手風琴演奏者與歌手)口述回憶反芻而來的作品,儘管是如此沉痛的歷史傷痕,內戰所帶來的耗損與貧困,全片卻是以歡樂幽默的方式向下挖掘;導演並不批判或是譴責佛朗哥的所作所為,一個國家的傷疤背後包覆著更為複雜的心理特性,人類之所以會傷害同類,始於內心的脆弱,傷人與被傷者皆脆弱,也因著這樣的脆弱,更顯現出強韌。這是一部結合喜劇、政治與人性題材的作品,導演原創的電影音樂也給了這三者之間微妙的平衡與調劑。

「這是最好的時代,也是最壞的時代;這是智慧的時代,也是愚蠢的時代;這是篤信的時代,也是疑慮的時代;這是光明的季節,也是黑暗的季節;這是希望的春天,也是絕望的冬天;我們什麼都有,也什麼都沒有;我們全都會上天堂,也都會下地獄。」這是狄更斯於《雙城記》中留給任何時代人類的萬世警語,別忘了最後狄更斯也寫了,「明天會是如何,端看我們今天的──選擇。」回應《烽火樂園》電影原文「Paper Birds」,片中孤兒所摺的那隻紙鳥,即使飄搖、易墜,渴望飛翔,但卻被禁錮在原地,不知何時會遇上一把火將之摧毀,卻在有限的時日裡,用自己的方式綻放光芒和美麗。

文字:李欣恬

圖片:飛行國際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欣恬 的頭像
李欣恬

未來記。

李欣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