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XSzPLtax0C0wTppWenAzcH3uOL  

 

這一天是八月三十一日,奧斯陸一年中最溫暖美好的一日,白晝變得很長,人們剛要開始一天的生活,街上的輕軌列車如往常般悄悄地轉了一個彎,整座城市忙著明亮可喜。

高樓大廈的建構往往需要時間,然而,崩壞卻只消一瞬間。

這是你接受勒戒治療之後,難得自由的一天;你想與老友真正地談心,他引經據典地回覆你,阿多諾、普魯斯特……你參與老友的日常生活,聽他抱怨工作滿檔,學術論文、演講,毫無時間準備,連朋友也不能自己選擇,必須配合妻子的交友圈,匱乏得只剩下電動遊戲和孩子。老友過著一種世俗眼光中「像樣的人生」,並以此為滿足,也有餘裕和資格不滿足;而你三十四歲,什麼也沒有,「如果你想要這一切,你也可以做到。」那麼,萬一你並不想要這一切呢?

你想見一眼親愛的姊姊,但姊姊無法面對你,她送來她的女朋友,女朋友用她所認為體貼的方式教訓你、對你哀怨你的雙親。而你的女友則是化身為冰冷的答錄機,無視你的呼求。

「我希望有人能為我真心感到難過。」沒有人真正在意你,大家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煩惱;或許,該換個正向一點的說詞嗎?其實大家都很關心你,只是沒有那麼多時間。沒有時間足夠理解你、共鳴你。

確實如此,人都是獨立的個體,沒有人有義務應該關照你內的需要;沒有什麼事情是應該的。連你自己也不真正在意自己,但你想誠實地面對自己一次。

「我想結婚、生小孩/旅行世界、買個房子/享受浪漫假期、整天只吃冰淇淋/在海外生活/達到並維持理想體重/寫一本很棒的小說/跟老友保持聯繫/想種一棵樹/從頭開始準備一頓美味晚餐/感覺非常地成功/洗冰水浴/跟海豚一起游泳/辦一個很特別的生日派對/活到一百歲/維持婚姻到死/寄一封很棒的瓶中信,也得到同樣有趣的回信/克服所有的害怕和恐懼/整天躺著看雲 /擁有一棟裝滿小東西的老房子/跑完全程馬拉松/讀一本很棒的書,一輩子都記得書裡的話/畫出驚人的畫/表達出真實感受/牆壁掛滿畫和深得我心的字句/擁有我喜歡的節目的每一集/專注在某個重要議題/讓大家願意聽我說話/玩高空跳傘/裸泳/開直升機/有一份每天都很期待的工作/有一個浪漫獨特的求婚/睡在廣闊的天空下/去爬巴薩巖/演出一部電影,或在國家劇院演出/中樂透彩/每天過著有用的日子/被人愛著。」

在透亮、乾淨的現代咖啡館,光影如詩,人們在這空間裡促擁著自己的小小夢想與小小悲喜;你靜默地寧聽,此起彼落的交談聲,笑鬧、謾罵、抱怨、甜蜜……,所有生而為人會面臨的課題和狀態,人們終其一生的忙碌事項,談話內容中一應俱全。所有人們的想望一一穿透你,你微微地笑著,像是一同經歷了這些事情,了然於心,了無遺憾,暖陽之下,揚起細數不盡的塵埃。

漫遊於大街上的迷霧瘋狂,試著沾染青春氣息,追逐風與自由,好讓自己的生命有些生氣,「將來你會有千千萬萬的這樣的夜晚,你不會記得今夜的。」最終會消失,這是自然法則。你們一同到了奧斯陸的知名景點「迴聲場」;或許這裡是整座城市中,唯一能對你所發出的聲響給予直接回應的地方。不評斷,不遲疑,不猶豫。。

那名女孩邀請了你一起跳入池子,她說:「如果你不跳,那我也不要跳。」你不發一語,報以一個意味深遠的微笑;你並非不願意,只是你有更遠的地方要去。然而,她最後還是跳了,關鍵真的不在於你;無論有你、沒你,她都得跳,她都會跳。

「人生虛幻;有一點愛情,有一點仇恨,還有一聲日安問候。人生短暫;有一點希望,有一點夢想,還有一句互道晚安。」

終究還是來到這一步,推開舊家大門,你打了最後一通無人回應的電話,對著冰冷的答錄機說話,接著行禮如儀地坐在失調的老鋼琴面前,生硬地彈著韓德爾,結果連韓德爾也回絕你;打結的手指,彈性疲乏的琴弦,再無法繼續下去,再無告解的機會,清晨靜謐的空氣中,你選擇讓一切停留於此你沉沉地入睡,睡入另一個世界。

這一天是八月三十一日,奧斯陸一年中最明亮、溫暖、美好的一日,白晝變得很長,人們剛要開始一天的生活,街上的輕軌列車如往常般悄悄地轉了一個彎,世界繼續忙著明亮可喜,崩世光景穿透你、經過你、掠過你、略過你。

不留下什麼,留不下什麼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欣恬 的頭像
李欣恬

未來記。

李欣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