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在貓月門口,原本有些遲疑,但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遲疑(欸,其實我知道),怯生生地往店裡望,但同時間你準時現身了,熱烈地向我打招呼;我有預感,這將會是人生中難得且關鍵性的夜晚。

這幾乎是我此生中最坦誠的時刻;傾訴,波本威士忌,蘋果和萊姆,這始終是一家點心品項優於主食的餐廳,而我向來是個傾聽者,不擅長被挖掘,這個夜晚「反客為主」,我成為一名說話的人,你的理智與誠實承接著我的每一個出口;白蘭地,橙酒,檸檬和熱紅酒,那些我鮮少碰觸的話題,一一產生細線,只要輕輕一拉,都能瞬間現身;桃子甜酒,鸚鵡糖和苦精,總算來到最後一層防線,但我還是為自己保留了一個秘密,並且假想你都知道。以為你都知道。

月光搖晃著樹影,靜謐的民生社區,在一個無人知曉的心碎台北夜晚,散步是個好主意;城市有風、有樹,哼歌、散步,走長長的路,很堅持要把民生東路走完;你開始說起關於行道樹的故事,行道樹都是特別被挑選過的植物噢,要好看、耐看,四季一定要有變化,因為喜歡新鮮感的人類不喜歡一成不變的景色,而且城市裡的風景已經夠乏味了,就由行道樹擔負繽紛人生的使命吧,聽起來像是小叮噹在做的事情,也像是某知名銀行的標語,Enrich your life~豐富你的人生願望。當你說出了「碩果」這樣專業的字彙,我卻只能接出「碩果僅存」這樣貌似「惆悵」的話語;我說行道樹怎麼這麼浪漫,你說這就是理組人的浪漫;越切實際,越顯浪漫。

不得不承認,有些事情,越理智分析,越顯得浪漫;越是使用科學方式思考和邏輯辯證,越能找到根據,而越有所根據的事物代表真實存在,讓我可以確實指認;真正的問題在於,某些沒有根據的事情,也是確實存在啊!薛丁格的貓,我們的辨認,造就了存在與不存在。而你認真地說著那些我不知道的事,在在成為我的依據,為我的不安植入安心符碼,字字句句都像是神諭,在你不知道的地方指引著我、回應著我;旁觀者清,你輕易地就瓦解了所有當局者的迷。

「你會記得這個我們一起散步說很多話的夜晚嗎?」不假思索,我把電影台詞說出口。

「會啊。」你毫不猶豫。

「才怪,此後你會有千千萬萬個相同的夜晚,你不會記得今天的。」電影台詞再加碼應用。

「我會記得喔,而且到時候拿出來回憶時還可以一起排擠某人,因為他絕對沒有看過你的這一面。今晚是我們的小秘密。」

有那麼一瞬間,我感覺到這個世界變得更加柔軟、更具有包容性;那是一種無法表述的喜悅,沒有人能告訴你確切的位置,當你真正碰觸到,也無法用言語轉述給他人聽;但它是確實存在的,一直存在那裡。

「所以我們還會有第二集嗎?」天蠍座總喜歡確認已經存有的事實。

「會阿。而且這也不是第一集。」不管是什麽星座,只要能給出肯定答案的,就是好星座。

愛是光源,一點一滴消蝕黑暗,在細微柔軟之處,形成新的黑暗,並
且用最柔軟的方式,包裹著黑暗。

漫漫人生長路,試著學習分辨,「你們」是誰、「他們」是誰、「大家」是誰,「每個人」是誰。

還有,我們是誰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欣恬 的頭像
李欣恬

未來記。

李欣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