明知天將降下大雨,卻還是執意不帶傘出門。

星期二,台北下起崩壞性的冰雹暴雨、老天親自執法天打雷劈司法院屋頂的那一刻,我正在公司對街巷弄買午餐。下雨了,內心的小劇場總是比較容易開始運作;一股莫名的悵然湧上心頭,公司就在我目光所及之處,但卻有著跨越不過的距離,叫人情何以堪。

我開始觀察路上寥寥行人匆匆。未經思考,沒有太多扭捏,便下意識地開口詢問:「請問可以跟你共撐一把傘嗎?我到前面而已。」第一個路人答應了,但不順路,要去的方向不同;第二個路人拒絕了,原因是「雨太大,而傘太小,會淋濕的。」我心想:「你傘明明就很大。」第三個路人說了聲好,但他的傘真的只限單人使用,一起撐可能要靠很近,而且還是會淋濕,所以最後只好對他說謝謝;第四個路人,沒有出現。

約莫就是一種「過盡千帆皆不是」的狀態;這場雨、這些有傘的路人們,加總起來,幾乎道盡了所有關於人生的隱喻。

而正當我放棄詢問,靜靜等雨停的片刻,突然有好心路人(第五個)問我:要不要一起撐傘?在這個疑似可能被拯救的剎那,我卻突然覺得不用了,謝謝你,沒關係,雨會停的吧,我只想等雨停。

有人願意與你共撐一把傘,但你們要去的方向不同,最後只能說再見;有人直截了當地拒絕你,但身為主動詢問者,即使被拒絕,也是一種回應,他繼續擁有他的傘,而你得到一個解答;有人始終只適合自己撐一把傘,即使他曾經嘗試與你分享了。

說真的,過條街真的不難,端看撐傘的人是誰;有時甚至不需執意等傘,你也能過街。

下雨了,也許我需要的從來就不是傘,而是靜靜地等雨停就好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欣恬 的頭像
李欣恬

未來記。

李欣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