赴宴

據說昨天(5/19)是今年五月裡最好的日子,因此,全台灣所有嫁娶與赴宴的人們和車輛皆在國道上「傾巢而出」,我也不例外。

這是一場國中同學的婚禮;17年前,我們在考國中音樂班的門口第一次見面,那時我們年紀都還很小,才12歲,連國小都還沒畢業,當時我爸媽不知為什麼很放心(鬆)地留我一個人在考場,然後她就來跟我說話;後來雖然同窗了三年,但一直不是那麼相熟,不過或許是因為我們的成長背景類似,我們對彼此而言,是一個會意識到彼此存在的朋友,也是一個不管在哪、可能一年也講不到幾次話,但心中一直有對方的朋友。

赴宴,赴的既是喜宴,亦是一場人生的宴席。

熱鬧的傳統婚宴,席間一些音樂班老師,竟然都還記得我,並且一口就叫出名字;「凍齡」是我在音樂界打滾二十餘年所見證過的最奇蹟幻術;17年前,教我們的老師和我們現在差不多年紀,然後他們的外觀從此就凝結在那個時空;17年後,我們長大了,老師卻還是當年的模樣,甚至有越來越年輕的趨向。

我看著同學爸媽,看著這兩位長輩臉上散發出嫁女兒的喜悅光芒,可以感受到他們的歡欣,我一邊想著他們17年前留在我腦海裡的模樣,也想著17年來我們各自經過的種種日子和生活;突然覺得,某種程度上,同學像是幫我活出一次我原本會過的另一種人生、那種典型的人生,包括這場婚禮的極傳統形式、這時空場域的氛圍,都是我們身為濁水溪子民、打小長輩心中深深寄望原本會走的一種道路。某種程度上,我也像是了了一樁心願;父親的心願。

落葉歸根,無從訴說起的鄉愁。生命的宴席,保留了哪些座位,想邀請誰來入座,誰是永遠的保留席,誰又是我們早已大刀闊斧刪除的名單。那些我們所經過的某些事,來到我們身旁的某些人,相關的、看起來無關的,但是他們卻會幫我們在流動的生命裡,定住經緯度,讓我們在觥籌交錯之際有方向感,繼續往下一段人生前進。

回程在中壢隨機買到17:29的自強號回台北,看到這數字;17年前的我,17年後的我。29歲。

或許,我們之所以走(來)到這裡,從來就不是那麼偶然/巧合/理所當然的事情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欣恬 的頭像
李欣恬

未來記。

李欣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