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20130221165017  

 

 / 李欣

攝影/李欣哲

 

原始文章刊載於MOT/TIMES線上誌。

http://www.mottimes.com/cht/interview_detail.php?serial=162

 

兒童繪本插畫家該是長得什麼模樣呢?與插畫家莉絲白.茨威格見面前總有諸多想像,會是如莉絲白自己畫筆下的《拇指姑娘》那般害羞、安靜,還是像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中的愛麗絲,帶著調皮、好奇的眼光看著世界呢?

 

那天下午,台北的陽光十分溫暖,就像是歡迎著遠從奧地利來到台灣的莉絲白,雖然已是第2次造訪台灣,但是莉絲白逗留台灣的時間總不長,因此沒能好好認識這塊地方,但與20多年前第1次來台灣的記憶相比,發現台北變化真是太大了!不同於台北鬧區的吵雜紛擾,莉絲白說話總是慢慢地、慢慢地,姿態十分優雅,並不時掛上燦爛的笑容,讓人發自內心感到溫暖,一如莉絲白的畫作風格,用色不強烈,喜歡留有大量空白,但是卻總在細微處,展露莉絲白獨特的觀察與表現,吸引讀者目光,讓人看了就深印在心底。

 

那個週六下午,和奧地利插畫家莉絲白.茨威格(Lisbeth Zwerger)相約在台北信義區的咖啡廳,這是她第2次來台了,上次來台灣大約是20多年前,她幽默地說著,台灣很多地方都不一樣了!莉絲白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插畫大師,自23歲出版第一本繪本,得過許多國際重要繪本插畫獎項,而這樣的大師就坐在面前,開朗地笑著說:「其實,我也曾有段找尋自我的過程。」

 

來自藝術世家的莉絲白,由於小時候在學科上表現普通,所以父親和母親曾經安排她學音樂,但很快地她發現,雖然她喜歡音樂,但那並不是真正的興趣所在,最後她進入維也納大學的藝術學院就讀,並在繪本插畫的領域裡畫出一片天。莉絲白的心思細膩,擅長觀察週遭環境事物,在藝術學院期間,她從身旁的大自然景象開始畫起,後來看到了捷克動畫大師傑利.唐卡(Jiri Trnka)作品,因而興起繪製故事插畫的念頭;而維多利亞時期插畫家亞瑟.拉克漢更是影響莉絲白深遠,亞瑟.拉克漢筆下的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(下左圖),奇幻瑰麗的黑褐色調,自然又生動的線條,大大地啟發了莉絲白,因此在後來的作品裡,常常可以看見莉絲白受到亞瑟.拉克漢影響的蹤影。

 

與莉絲白聊著她一路走來的繪本創作歷程,我們也如同掉入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中的兔子洞,走了一趟奇幻旅程;特別要提的是,在這高科技的年代,出版品和數位之間的關聯可說密不可分,而莉絲白與出版商也將《小美人魚》繪本和動畫結合,透過她獨特的視覺美學,讓高科技藝術創作有了不同的面貌,實際點閱時,看見水浪波紋栩栩如生地流動,魚兒活靈活現地悠遊,簡直如同抱著一本充滿魔法的書籍,和《哈利波特》故事中會動的照片相框相去不遠,甚至更為真實和傳神,為莉絲白繪本中的奇幻元素與靈性特質,更添上一筆!

 

莉絲白喜歡重繪經典童話,但就讀者角度而言,聽到滾瓜爛熟的童話,常有許多先入為主的想法,不過這反倒成了真正檢視一名繪本畫家功力的地方,如同一演再演的音樂曲目,從不同音樂家的詮釋方法,能聽見不一樣的深度和內涵。而只要是經過莉絲白持畫筆的手,所有的經典故事皆能宛若新生與再造,莉絲白從來不讓讀者失望,這也是她的魅力所在。結束訪談時,無意間和莉絲白聊起了她的興趣之一──音樂,她說她曾經非常短暫地學過鋼琴,平常也有聽古典音樂的習慣,最喜歡20世紀早期作曲家作品,如馬勒、理查.史特勞斯、布魯克納等人的音樂,她也很喜歡曾為《胡桃鉗》、《天鵝湖》譜寫芭蕾舞劇的柴可夫斯基,而最愛的還是J.S巴赫,也欣賞極簡主義作曲家菲利浦.葛拉斯(Philip Glass);談到這些曲子、作曲家,她的眼睛發光如同赤子,在在令人感受到她的人文素養,也顯現出一名藝術家的養成,絕非單方面領域的鑽研與灌溉,越多元的涉獵,長出來的藝術越有養分,而在藝術的領域裡,有許多答案必須獨自往內求,但拓展藝術視野卻必須是要向外無限延伸的。

 

Q:您如何踏入插畫領域,成為一名插畫家?
A
:這是一個很長的故事,可能會有點無聊(笑),我並非刻意要走上這條路的,但我知道我從小就很喜歡畫畫,並且樂在其中。我的父親是一位設計師,母親本身也很喜歡畫圖,也是藝術工作者。這麼說吧,小時候我在功課上的表現不是很好,所以我的父母為我安排了進入藝術學校就讀,就讀期間,也像是一段找尋自我人生方向的過程,一開始我畫一些自然景象的臨摹,後來欣賞了傑利.唐卡的作品,想到自己或許也可以畫故事插畫?但不知該從何開始,後來遇見我英國籍的男友約翰.羅威,他本身也是一位優秀的繪畫工作者,在那個時候,他介紹我看英國維多利亞時期插畫家亞瑟.拉克漢作品和許多其他插畫作品,我從中獲得很大的啟發,我開始懂得從故事中發掘其中的況味,開始感受到自己似乎有這樣的使命……,走上這條路並不是我所預期的,但卻是生命中自然而然發生的。當然,將我引導到這個方向的父母親,他們是功不可沒的。

 

Q:您個人的插畫風格是如何成形的?如何從古典走向超現實?
A
:因為我一直很醉心於傳統的英國插畫作品,這或許是形成我畫風中的一環,在早期作品裡可以感受到這一點。但我相信人是時時刻刻在變的,隨著見聞和歷練的不同,思考也會有所改變,連帶地影響繪畫風格;打個比方,你之於我是不一樣的人,我之於你是不同的人,我們在每一個當下,皆有不同的觸發,「畫」和「人」是離不開的,因此,所有的風格都是逐步累積和演化而來的。
 

Q:當開始繪製一個新作品,您的創意發想過程為何?
A
:當一個故事在我手中開展出它的面貌時,我會非常專注地閱讀文本,從故事裡捕捉我腦海裡的鮮明畫面,接著我會開始繪製許多草圖,嘗試多樣貌構圖,試驗我所能想到的各種可能性,然後從中理出故事線應當如何進行,這個故事將帶領我們走向何方,這些種種念頭和想法帶領著我,我們相互牽引,促成了作品的產生。

 

Q:您似乎非常喜愛從經典故事中取材?
A
:的確是這樣子沒錯,這其中有許多原因,經典故事特別可以觸發我的靈感,我可以自在地幻想和悠遊在這些題材中,沒有任何人可以阻擋我;面對經典故事時,我也容易被吸引住,從經典故事中所得到的養分,讓我感覺無比自由,這是我喜歡經典故事的原因。

 

Q:最喜歡的經典故事是什麼?
A
:我想會是《胡桃鉗》。我很小就看過這個故事了,有很多版本,從圖片開始看起,越了解這個故事就越喜歡,當我開始當插畫家的時候,就很幸運地有個機會畫出自己的《胡桃鉗》版本時,但我並不十分滿意當時畫的版本,後來,現在的出版合作夥伴麥可(Michael Neugebauer,編按:專訪當天麥可也陪同莉絲白出席,是個十分幽默風趣的人,而麥可的父親更是發掘莉絲白的伯樂),再度給了我另外一個機會重新來過,在這兩個版本裡,我也可以看見自己的成長與不同。事實上,這個故事在我的插畫生涯中也一直跟隨著我,對我有莫大的意義。

 

Q: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這個故事對您有什麼意義?

A:因為真的有太多插畫家都繪製過這個作品,也有許多經典上乘之作,因此對我而言是一個很大的挑戰。我和這個故事之間沒有什麼太直接的關聯和連結,但這個故事在英國很有名,我小時候在維也納的成長過程中,讀比較多安徒生童話。不過有件有趣的事情倒是可以提一下,小時候我和姐姐都覺得故事中的茶會有點「無趣」,這是我的一點兒時記憶。

 

Q: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裡的哲學思考?

A:這是一個非常困難的問題,可能無法在短時間裡回答;但我在這個故事裡看見,作者路易斯.卡羅(Lewis Carroll)是很疼愛愛麗絲這個小女孩的,但我們無法確切地揣測出原作真正的意思,我們不斷地從這個故事裡找出有趣的想法和欣賞角度,我在繪製這個故事的過程中,真的是忠於我的感覺和文本為主,有一些評論家評論我的作品,他們認為「愛麗絲看起來一點都不開心呀!」,其實那是因為我真的不覺得這是一個「快樂」的故事呀!在我的想法裡,一個小女孩在午睡的下午,遇到這一連串種種的「麻煩」事件,怎麼還會感覺快樂起來呢?其實她應該是有一點困擾的吧,我不會把這個故事解讀為「一名堅強的女孩,在冒險的過程中逐步成長」之類的,所以我一直不能很理解這則評論。

 

Q:喜歡《愛麗絲夢遊仙境》裡的哪些場景片段?
A
:我喜歡愛麗絲和老鼠游泳的片段、愛麗絲身體變小可以進入門的段落,還有,我也很喜歡那些撲克牌士兵們。

 

Q:是否能和我們分享一點您在色調上的使用?
A
:我在色調上的選擇一直都是很直觀的,我以前的朋友約翰.羅威曾經教過我許多選擇色彩和媒材上的技巧,他也教我如何調出屬於銅褐色的暗色調,使用大量的暗色系來製造畫面的流動感,他幫助我克服這方面的技巧,在畢業之後,我也經歷許多事情,我的人生取向變得不一樣,所以我開始變得喜歡使用鮮明的色調來創造對比和點出主題,例如在《綠野仙蹤》(下兩圖)裡,我以突顯的紅色來表達故事中的「勇氣」主題,這就是一個例子。

 

Q:那麼,身為插畫家最好的部份和最不好的部份是什麼?
A
:因為我會不斷地試驗許多畫法和構圖,所以99%的時間,其實都在「受苦」(笑),最好的那1%,就是作品總算定稿、完成的一刻!
 

Q:平常如何培養直覺和創意?
A
:其實最主要還是從故事文本來,讀過再讀過,用心體會,發掘他人沒觀察到的事情。有時候我們以為自己很懂這個故事了,但其實還是有很多細節值得品味和發現,我如實地面對文本,我不太會重新編故事,另外,我也有做剪報的習慣,這對畫畫很有幫助喔。
 

Q:您最喜歡在哪裡工作?
A
:我大都在家裡工作室工作,因為需要大的空間,還有一些材料擺放等,在工作室我也比較容易專心。我其實還蠻喜歡待在家裡的。
 
Q
:最後,請問您的人生哲學信念是什麼?
A
:相信自己,才能創造自己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欣恬 的頭像
李欣恬

未來記。

李欣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